欧洲集团外围365

栏目导航

教育督导工作的再思考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时间:2018年05月29日 浏览: [字体: ] [收藏] [打印文章]

新的历史阶段,加强教育督导评估,是教育发展的必然要求和重要保障。落实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实施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对教育督导评估提出了新的研究课题。

一、改“全面评估”为“专题督导”

分析我国教育督导评估发展历程,当前的督导评估体系,主要是基于20世纪90年代。随着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化,以全方位、精细化、数字化为显着特征的现行督导评估系统逐渐暴露出了一些普遍性的问题。从宏观的办学方向、办学水平、办学条件等,到中观的管理机制、队伍建设、德育工作,再到微观的课程表安排、学习资料质量监测、作业批改、财务开支、生活安排等,巨细并包,内容繁琐,力求体现全覆盖、无缝隙。事实上,绝大多数学校已经形成了规范的管理系统,各项工作尤其是基础性工作已经到位,但是为了应付督导评估,不得不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精力,准备规定的项目材料,以保证不失分,在督导评估排列名次中力争上游,好中争优。譬如,学生思想教育,平时班主任做了很多工作,许多是难以量化的,但是督导评估指标要求,必须有与学生的谈话记录,而实际上,班主任跟学生谈心时,绝不可能一边谈话,一边记录,致使班主任不得不再重新设计补造过程性材料。还有备课检查,学校已经形成了检查常规,属于学校自主管理的内部细节,但督导评估时要重新检查,徒增评估成本不说,项目评估基本没有价值意义。更让人担忧的是,这种所谓的精细化评估,使学校疲于应付,眉毛胡子一把抓,主次不分,冲击了正常的教学秩序,更影响了学校集中推进重点工作和教育创新。

鉴于此,我认为督导评估应当调整重心,变重评估为重督导,改革督导评估内容指标,按照区分对待、突出重点,因地制宜、因校而异的原则,科学运用加减法和升降法,实行分类评估、重点督导。

如,从区域层面来讲,应当尊重城乡差别,在评价指标、督导重点上科学设计区分度,不能用一个标准、一套方案、一个尺度进行衡量,要实行城乡分开、分层督导评估,充分体现公平公正,促进不同起点的差异性、多元性发展。同时,加强对城乡教育共同体的整体性评价,促进以城带乡、以强扶弱,改造薄弱学校,促进均衡发展。

从学校层面来讲,要实行分类评估督导。对于办学规范、机制健全、特色鲜明、社会满意度较高的地方名校、品牌学校,应当尽量减少低层次的常规型评估、制度性评估、教条性评估,对有些项目实行免检制度,淡化检查加强督导,突出发展性评估、水平性评估和创新性督导,鼓励学校进行改革创新,推进重大项目、重点工作、重要改革向更高层次发展。对于一般学校,应当根据实际情况,结合历年督导评估结果,为学校发展把脉,找出问题和不足,实行有针对性重点评估或者专项评估,适当减少评估项目,促使学校找准发展方向,积极补齐短板,提高发展水平。对于薄弱学校特别是偏远农村教学点,要降低评估标准,重点规范办学行为,通过督导评估,帮助破解发展难题,推介优秀办学经验,支持学校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小台阶式缓步发展,逐步提高要求,促使其提高办学水平,努力缩小校际差距,促进教育公平。

从督导内容来看,“专题督导”更有针对性。我区上半年开展过几次大型的专题督导,如“校园安全专题督导”、“中小学生体育健康专题督导”等等。确定督导的大专题,督导人员针对该项目进行深入地督导,目标更明确,思路更清晰,发现问题及提出整改建议都更有针对性,对于学校该项工作的开展更具有指导性,避免了面面俱到又点到即止的尴尬。

二、建设督导专业队伍,促进多元互动评价

我国现有的督导评估路线基本上是沿用一种自上而下的单向流程,标准化的评估指标、数据量化的评价方式、重评价轻指导的职能缺失。而且从教育督导自身建设来说,现有的督导队伍基本上是从教育局、乡镇教育管理办公室、基层学校、教研室等选调的干部或教师,对宏观教育政策的把握、教育理论水平、重大教育教学问题的专业研究、区域(学校)教育发展的战略性研究、前瞻性策划和指导能力有着先天不足,缺少专业水准和专家型督导人才,往往照搬硬套、被动机械地执行上级督导部门的实施方案,使县域教育督导陷入一种低层次的检查、考核、认证、评优、通报层面,缺乏专业化的理念指导、价值判断、决策咨询、科学规划、思路创新、问题破解的能力,制约了教育督导的效能发挥,达不到指导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水平。

提升督导队伍的专业化水平,并不能一蹴而就、立竿见影,而是一个长期工程,需要从法规政策、专业培养、资质准入、机制创新等方面进行系统改革。当下,教育督导改革的重点是,从教育督导“能为可为”的角度,改变自上而下单向单线督导评估模式,创新督导评估机制和方法,坚持督政与督学并重、监督与指导并重,建构上下结合、开放多元的督导评估新机制。在评估方法上,改革上级评下级的行政评估办法,尊重基层特别是学校的个性化发展,对于督导评估方案中未涵盖的创新性改革,允许学校自主申报,采用协商式督导评估的方法,重点予以支持,鼓励学校办出特色,树立品牌,破解同质化办学的难题,努力形成“一校一品、百花齐放”的多元化发展格局,满足多样化教育需求。

三、完善教育督导体制,保证督导职能发挥

我国现行的教育督导机构从中央到地方,都是政府部门或者教育行政部门设立,各级督导室都冠以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或者教育局督导室,其隶属关系很明显,是政府部门机构,决定了教育督导性质是政府行为,兼具督政和督学职能。教育行政部门既当教练员,又当运动员,同时充当裁判员,督导部门不能相对独立行使督导职能,导致许多深层次的机制体制性问题无法解决,包括督政职能和社会满意度测评等,有时很难实事求是地反映出教育发展水平和教育真实问题,不能从客观中立的立场,代表纳税人对政府办学职责和教育热点、难点问题进行问效问责,不能根据教育发展规律和教育现实,提出与政府决策要求不同声音的主张建议,不能对教育行政部门进行质问质疑。教育督导部门执法缺乏法律基础和行政效力,只能带着镣铐跳舞,这是现行督导体制的一个弊端和缺陷,成为教育督导改革的瓶颈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必要深刻反思教育督导体制。从国际视野来看,美国的督导体制主要是靠非官方的民间组织和学术团体来进行,独立行使督导权,督导机构、政府、学校三方分立,督导报告公信度、科学度、忠实度较高,更有利于教育的发展,因而对我国的教育督导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从我国社会发展来看,社会经济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需要教育督导改革原先适应计划经济模式的政府督导,建构适应市场经济的新型督导体制。同时,现代学校制度的逐步建立,也需要教育督导作出适应性改革。出于这样的分析,建议在政府督导的主框架下,引进社会中介督导。这样,既可以保证教育督导降低改革成本和风险,又可以充分发挥社会中介教育督导的“第三方作用”,弥补政府督导的弊端和局限,更好地接受社会监督,使教育督导更加科学公正,作出更有价值意义的评估报告和决策参考依据。

教育部门与督导部门因工作对象的关联性,形成唇齿相依的关系,具有共同的“教育情结”。同时因工作性质的不同,在履职过程中,难免发生“闯车”。教育部门是执行党的教育方针政策及法律法规的主体,督导部门的核心工作是监督教育部门及学校执行党的教育方针政策的水平和能力,肯定其成绩的同时,对偏离正确方向的行为予以否定和纠正。

?在当前教育体制大框架下,教、督两家要明确各自的工作重心,找准自己的定位,分别当好“运动员”与 “裁判员”,共同服务于党的教育事业这一大局。督导部门还应不断改进工作方法,最大限度发挥督导部门的职能作用,使教育和督导这两朵教育枝头上的奇葩绽放异彩。

教育督导越来越重要,也越来越被人们所重视,教育督导是一项需要不断创新发展的工作,教育督导的实施不是简单地给受评对象贴个标签、作为结论、划个等级,而是要注重于督促受评对象改正不当行为,并指导他们科学发展。这样,督导机构和督学的权威才会逐渐树立起来,督导机构和督学的作用才会逐渐得到社会和人们的认可,我将和我的同事们一起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


校长信箱 新浪微博 腾飞微信 站内搜索